Wednesday, September 23, 2009

‘清粥’已過萬重山。。。

别被標题給唬了。。草禾刀還不够斤两在這裏抛書包。今天只爲貪吃而胡扯。。

平時對食物不會挑剔,只要能吃飽就算了。不过還是有偏愛吃清淡食物的習慣,尤其最近超愛吃粥。家裏只有老爸和我吃飯,怕老爸吃粥不耐飽,所以就各自在外找吃。

草禾刀首選潮州清粥,这裏介绍檳城南华醫院街Jalan Muntri的那家大滿清香粥。通常只是一个醎菜(不醎的反而有點甜味)、一尊鹵豆干、一碗半的清粥就够飽了;如果要豐富點就再加个菜蒲蛋。。。。


大滿清香粥
清清淡淡又一餐。。。



最近發現到的另一个很道地的粥檔,就在檳城头条路Jalan Magazine。它的特色就在檔口前的那排讓顧客坐的長凳上的小凳子。它的賣相不起眼,起初草禾刀還以爲那地方不衛生;後來想想,對食物也都不應該貌相的。那地方雖比不上星級餐廳衛生,不過它那裏起碼没有蒼蠅亂舞、渠香四溢。。。

這就是它的特色。

土瓮裏的香粥。。

猫咪們也來共享美食。。。

還有一個很窩心的阿嫲粥,產于Lily’s Kitchen。它是一種素食粥,佐料有花生、橄欖菜、红蘿蔔絲、素料等,味道偏醎。阿嫲早在草禾刀出世前就已往生,可是吃了這阿嫲粥,還有淡淡温馨的感觉,這餐廳裏還有另外一種粥,炒粥,味道也蠻不錯的。


温暖的阿嫲粥。。。

它是怎麽炒出來的???

最近總感嘆好多傳統都漸漸失傳,連最簡單的番薯粥都難找到,要吃的話只有自己煮了。。。還有,難忘白果粥的醎香味。。。

大家别誤會,草禾刀并不是在打廣告收回傭。。只爲貪吃而寫。。。
感恩李白那句輕舟已過萬重山,讓草禾刀有了寫粥的靈感。。。
《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 诗仙李白

9 comments:

愚公移山 said...

找一天會去試試這“清粥”已過萬重山!

TG said...

以前大叔的外婆家就在头条路,多年前因为要建komtar而拆掉了。大叔小时候常跟爸妈去七条路买粥,当时就对那些老伯们吃粥的坐姿很好奇。

结果后来在学校学那些老伯的坐姿坐着时,被老师罚站一堂课。=)

Grass said...

我去槟城应该不会吃粥,而会吃炒猓条,阿三拉沙,福建面等等。。。

草禾刀, blee said...

愚公,大滿的其他佐料如鴨舌、鴨腿、鹵腸也蠻出名的,不過,草禾刀很少吃葷食,很久没嘗那些食物了。

大叔,草禾刀没坐過那小凳子,怕失儀態。喜歡這裏的炒沙葛,有時也會来尊豆乳或半粒醎蛋。

grass,别忘了penang road cendol、balik pulau黑糖包、lemak laksa、蝦麵、杏仁糖水。。。。

飞星 said...

sui...谢谢草禾刀分享美食。

Botak said...

口水。。。口水。。。。口水。。。

草禾刀, blee said...

嘿,波大,只露馋嘴相就好。。。别露好色相。。。哈哈!!

沈兴 said...

草禾刀,
你好。初次到访你的地盘,欢迎交流。

草禾刀, blee said...

您好。。。沈兴,咄笔一支。。请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