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9, 2009

《十月之交》,小雅

昨天读到了一篇西周末年的小雅《十月之交》,好像看到了两千多年后这历史又再重演。。。。这里,摘录几句与大家分享!

十月之交,朔月辛卯,日有食之,亦孔之丑。彼月而微,此日而微。今此下民,亦孔之哀。
日月告凶,不用其行。四国无政,不用其良。彼月而食,则维其常。此日而食,于何不臧!

(摘自维基百科)

今年7月22日,出现了一次日全食,它是21世纪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在黎明之后它从印度拉开序幕,随后划进了尼泊尔、不丹、孟加拉、缅甸和中国。最后,日食从日本南侧列岛上空滑过,然后没入了太平洋怀里。。

两千多年前的人们畏天地,对于大自然现象发生,都认为那是种种的凶兆。那时的天色黯淡,再对照当时的昏君奸臣以及社会上种种状况;他们哀号着民不聊生。。。

爗爗震电,不宁不令。百川沸腾,山冢崒崩。高岸为谷,深谷为陵。哀今之人,胡憯莫惩。

古人感叹天灾始于人祸,当权执政者,不施善政止灾害。这一句,就联想到了刚发生的汶川大地震、美國「卡崔娜」風災、88水灾。。。而我国这一块福地,将来会不会也有这种因果现象呢??

皇父卿士,番维司徒,家伯维宰,仲允膳夫,棸子内史,蹶维趣马,楀维师氏。艳妻煽方处。

当时那些卿士总头目(首相?)、掌管土地人口教化官、典籍行政官、膳食官、人事司法官、掌管天子马匹官(交通部?)、师旅官(内政部?),小人当道狼狈为奸的情况。更绝的是,那妖媚的周幽王王后褒姒得宠擅权。。

抑此皇父,岂曰不时?胡为我作,不卽我谋?彻我墙屋,田卒污莱。曰“予不戕,礼则然矣。”
嘿!又是自圆其说:“我并没害你们,按规矩。。。”

皇父孔圣,作都于向。择三有事,亶侯多藏。不慭遗一老,俾守我王。择有车马,以居徂向。

真绝!这句反讽国难当头,迁移避祸,拐金带银,能溜就溜。。。

以上的,您可觉得似曾相似呢。。。!?

黾勉从事,不敢告劳。无罪无辜,谗口嚣嚣。下民之孽,匪降自天。噂沓背憎,职竞由人。
悠悠我里,亦孔之痗。四方有羡,我独居忧。民莫不逸,我独不敢休。天命不彻,我不敢效我友自逸。


最后这两句,读到了诗人面对种种困境诽谤的当儿,还是坚持要尽自己的职责。。

我们之间有这种人吗??或都是只说说而已??

7 comments:

Grass said...

中国古代所有朝代都逃不过从繁盛到没落的循环,不知今日的政权是否一样?台湾与日本也已经历过政权论替。

Botak said...

难道自古以来政权腐败堕落时的情景是一样的?

Lexus said...

首次到访,多多交流。

蓝雪儿 said...

很高兴认识你!拜读了你几篇文章,文笔不错哦!要向你多学习。。

草禾刀, blee said...

楼上各位。。。
谢谢捧场。
不知道是不是人渐渐老了,都开始缅怀过去。。。草禾刀最近很喜欢挖回以前读书时代只为了应付考试的书来读。那时候是讨厌的半死,尤其诗经,文字艰涩的难以下咽。。。当时草禾刀并不专心,所以考试成绩很差。。
现在再拿来读,好多都很有feel咧。。。。

飞星 said...

hallo草禾刀...,多多指教。

草禾刀, blee said...

您好,飞星。。
草禾刀的胡言乱语较没市场,被退稿是常事。。只有这一个小天地胡扯一番,自己写自己爽罢了。。。多谢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