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12, 2009

赤子小U心



上星期天讀書會過後,學勤師兄邀请書友們星期二(8/12/2009)到光明日報參與“從花開葉落看——生命的離别”講座會。由于每逢星期二草禾刀都必需載老爸去一些地方,所以就没辦法出席這講座會。草禾刀因答應了學勤師兄而行動上却没法做到,心理有一點點的愧疚感。爲了彌補這一點點愧疚心,這幾天就把一直擱在書架上的《妙寫仁心》啃完,以精神上支持學勤師兄。

當初買這本書,只是爲了捧學勤師兄的場;當時根本没有一股冲動想要一次過把這本書看完。由于這一次講座會的因缘,草禾刀就趁這幾天較爲悠閑的時候,终於把它讀完了。讀着這本書,草禾刀的心理也随着這三位仁醫的小小故事起伏着。草禾刀很容易被一個小小的赤子心感動到不能自己,當書翻到要接近尾聲時,學勤師兄的那篇《感恩你,孩子》就讓草禾刀有股想和大家分享的冲動。。。。


《感恩你,孩子》
上班之余,我绝大多数时间都与家人一起,太太与两个女儿是我生活的重心。其中,与今年8岁的大女儿一起成长的喜悦,更是不可言喻。

那天她去参加了一个歌唱比赛,进入决赛者,除了奖杯,还得到30令吉现金。她高兴极了,在回家的途中,我得意的对她说:“这可是你生平第一次自己赚到的钱哦!想一想自己喜欢什么,爸爸带你去买。”看她静静的,我又说:“如果不够爸爸给你补上。买什么都可以,不过我想买书比较好。”当家长的成就感被我发挥得淋漓尽致。

两天后,下班回到家里,书桌上放了一个包裹着的小包包,太太说是女儿给我的。打开一看,是一个铅笔袋。蓝色镶着白边,这是我最喜欢的颜色。上面画着一个我从小就非常喜欢的卡通人物——小叮当,听说现在叫“多啦A梦”了。

原来女儿用了她第一次自己赚到的钱,给我选购了这个有我最喜欢的颜色与卡通的铅笔袋。

心里满满的感恩,很快又惭愧起来。惭愧自己低估了她小小的心灵里大大的爱。

最近,女儿最要好的同学的爸爸去世了。其实,因为同是家长的缘故,我之前就认识了逝者。他温文儒雅,年纪比我小。他的离去,我也是很伤感的。在他病危时,我就尝试用种种方法,慢慢地让女儿明白花开花落、生老病死,是自然的法则。然而在获知最要好同学的爸爸去世时,女儿在房间里很伤心的哭了起来。

好一阵子之后,我走进房间,抱着她说:“你的心情,爸爸了解,爸爸之前不是也跟你解释了有生就有死吗?爸爸知道你还是一个8岁的小孩,可能还没法了解这些。。。。。”

她接下来的回答,让我愣住了。 她说:“爸爸,你所说的,我明白。我之所以这么伤心,是因为我想我的好朋友现在一定很伤心。”

我又一次低估了她同体大悲的赤子之心。

我们常说要如何教导孩子。其实,很多时候,孩子是来再教育我们的。
(摘自:《光明日報、妙寫仁心,感恩你,孩子》)

草禾刀覺得,小朋友能够健立起這麽樣的觀念,並不是偶然的。那過程肯定是經過以父母爲關键的家庭熏陶。

上一次小Thanh Thuy蘋果汁的赤子心看世界后,再一次被小小U的一颗单纯無染的赤子心所感动。也期盼自己能學習以簡單、豁达的喜悦心來處事看世界。

7 comments:

普普 said...

我们都忘了,孩子本来是单纯的,偏偏大人复杂的人情事故,硬要他们学会妥协,在妥协中学习成长。

Fairnation said...

家里是不是充满爱很重要。有些家有小天使, 有些家有小霸王。

草禾刀, blee said...

普普、Fair佬:对呀,所以草禾刀才说小朋友很自然流露了这么样的观念,其实并不是偶然的。。那是经过细水长流的熏陶啊!

二楼后座-love will tear us apart said...

孩子就是自己的照妖镜。
有什么家庭环境,就有什么孩子的性格和思想。
孩子的前途就是一张白纸,只要大人不先弄脏,将来就算他自己绘出来的不是一幅名画,也要让他觉得那是一幅属于自己的代表作,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觉得自豪的代表作。

草禾刀, blee said...

哗!哗!草禾刀真的大开眼界,二楼大哥,您真的有别于在波大那里的二楼。。。草禾刀在怀疑是不是同一个人。。哈哈!

二楼后座-love will tear us apart said...

哈哈哈,i am who i am.
同一个人,同一座屋,同一层楼。
草姐姐,我只是小弟一个,离“大哥”这个称呼,还很远。

Frank C said...

二楼,

Nice statement......